墨金 官方网站

http://mojin.artlianhe.com

墨金

总浏览人气:42993

墨金,张传军,职业画家,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,中外国际文化交流促进会理事。山东省沂源县人,善长中国山水画创作,其作品具有大气磅礴,气韵生动,凝重华滋,苍润幽深的艺术风格;曾多次参加省、市及全国各类美展并数十次荣获金、银、铜奖;被编入各种画集和辞书。曾在人民日報,中国书画报,神州诗书画报,21世纪人才报,亚太时报,今日信息报,山东画报,大众日报,鲁中时报等几十家报刊杂上发表作品并作专题介绍。曾在济南,淄博,沈阳,深圳等地举办个人画展。曾出版过、中国当代艺术家画库一张墨石画集;中国书画百杰一张传军国画作品选;墨金画集;中国书画世纪经典,当代美术家全集一墨金国画
查看详情>>

墨金 艺术家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

论《中国画的创作要领与作品优劣》

论《中国画的创作要领与作品优劣》


      中华大地,无山不美,无水不秀。中国画的创作,当以不似之似为真似,绝似又绝不似于物象者,才是真画也。


      “造化入画,面夺造化。”造化是天地自然也,有形影常人可见,写之较易:造化有神有韵,此中内美,常人不可见,画者能夺得其神韵,才是真画。


      作画当以大自然为师,若胸中有丘壑,运笔便自如畅达!所以师古人,不如师造化。作山水画应得山川要领和奥秘。名画大家,师古人尤先师造化,从真山水面目中写出性灵,不落寻常蹊径,才是真画。


      法从理中来,理从造化、变化中来。法备气至,气至则造化入画,自然在笔墨之中而跃然纸上,才为极品。


      山川乃自然之物,图画乃人工之物。山水画是写自然之性,亦写我人之心。山川入画,应无人工造作之气。故画中山川要比真实山川为妙,画中山川经过画家的创造,为自然所不能胜也。画是人工之剪裁,可以尽善尽美。江山本如画,内美静中参。人巧夺天工,剪裁青出蓝。


      对景作画,要懂得“舍”字:追写物状,要懂得“取”字。“舍”、“取”不由人,“舍”、“取”可由人。画家懂得此理,方可染翰墨挥毫。景无有不可画,关健在于如何画得妙。三笔两笔是为简,千笔万笔也是简。画得多是丰富,画.得少也是丰富。以少胜多,一以当十是为妙。作画应入乎规矩范围之中,又应超出规矩范围之外:纯任自然,不假修饰,更不为理法所束缚。


      古人论画,常有“无法中有法,乱中不乱,不齐之齐,不似之似”等等,皆绘画至理。还有:“疏中密,密中疏;密处秘,疏处疏”。 能作至密,而后疏处得内美。疏可走马,则疏处不是空虚,-无长物, 还得有景。密不通风,还得有立锥之地,不可使人感到窒息。


      古人画诀有“实处易,虚处难”六字秘传。老子言:“知白守墨”。虚处非先从实处极力不可,否则无由入画门。古人作画,用心于无笔墨处,知白守黑,得其玄妙。作画如下棋,要善于做活眼,活眼多棋才取胜。所谓活眼,即画中之虚处也。看画,不但要看画之实处,还要看画之空白处。中国画讲究大空小空,即“疏可走马,密不通风”。


      粗笔之画,远看如工笔,近看则笔墨分明,其法不乱为上乘。工笔之画,远看如粗笔,近看不柔媚造作。故好画虽粗而不乱,虽工而不软弱也。


      山水之画无定形,而有定理。故山有脉络,水有来源,路有宛转,树有根

柢。云烟出没,林木扶疏,法备气至,若断若续,曲折盘旋。 举平远、高远、深远之各殊。无不入于自然,而无容其造作之迹。凡阴阳向背,俯仰离合之际,必先明其位置,运以神思,长短高下。如人有四肢,无不各得其宜,而后血脉贯通,精神焕发,此乃上乘之作。


      山水画家对于山水画创作,必然有着他的过程,一、 是登山临水,二、是坐望苦不足,三、是山水有所有,四、是三思而后行。山水画乃写自然之情,非剽窃其形。画不写万物之貌,乃传内函之神。若以形似为贵,则名山大川,观览不遑,真本具在,何劳图焉。


      画贵神似,不取貌似。貌似尚易,神似尤难。同画一座山, 彼此所画不相同,非山有不同,乃画家用心有不同。山具浓重之色,山以其时光的不同,可分朝阳山、正午山、夕阳山等各有不同。


      古人言:“有笔有墨为之画,不求笔墨为之涂”。有笔有墨,虽是分说,然非笔不能运墨,非墨无以见笔。作画落笔,起要有锋,转要有波,放要留得住,收要提得起”。一笔如此,千笔万笔也是如此。


      用笔不但要力透纸背,而且还在于笔到纸上能押得住低。画山能重,画水能轻,画人能活,方是押得住纸。元气淋漓,笔须留得住纸,而墨无旁渖,力透纸背是为上乘。


      用笔之病,先祛四端:“一、钉头,二、鼠尾,三、蜂腰,四、鹤膝”。用笔须平,如锥画沙;用笔须圆,如折钗股,如金之柔:用笔须留,如屋漏痕:用笔须重,如高山堕石。简笔当求法密,细笔易求气足。


      古人用笔:“有用秃笔见纤细者(石涛、石谿之画),有用尖笔见秃势者(八大山人之画),董源用笔极妙,尝见董画中偶有一段, 近看只觉无数笔痕,然悬诸壁间,自远望之,则山石、林木、屋宇,历历分明,层次不乱,无败笔,洵妙品也。


      用笔有度,皱与皴相错而不相乱,皺与皴相让而不相碰。用笔如用刀,须留意笔锋。笔锋触处,即光芒话利。侧锋出笔,则边光,边毛, 写树枝干不能毛,毛则气索。山石则不妨毛,以显披姿势。


      笔有顺有逆,法用循环,起承转合。离于法,无以尽用笔之妙:拘于法,不能全用笔之神。用笔时,腕中之力,应藏于笔之中,切不可露于笔之外。画非渴笔不苍,又非渍墨不润。画到有:“干裂秋风, 润含春雨”之感觉即可。


      古人用笔之外,尤重用墨。墨法之妙,全从笔出。石涛云:“笔与墨会,是为網縕,網縕不分,是为混沌。辟混沌者,舍画而谁耶? 画于山则灵之,画于水则动之,画于林则生之,画于人则逸之。用墨有:“浓墨法, 破墨法,

积墨法,淡墨法,泼墨法,焦墨法,宿墨法。作-幅画,均可巧妙运用。墨色灵活,浓不凝滞,淡不浮薄,迹自有术。倘能极其自然,即得上乘之奥妙。


      墨法妙于用水,水墨神化,仍在笔力,笔力有亏,墨无光彩。画重苍润,苍是笔力,润是墨彩。笔墨功深,气韵生动。画先笔笔断,而须以气连贯之。笔墨之妙,尤在疏密。密不容针,疏可行舟。然要密不相犯,疏而不离。不明笔法、墨法,而章法之间力求清新形似,虽极精能,气韵难求苍润。


      古人言:“墨分六色”, 墨色变化,可以相互为用。如求浓以淡,画黑显白,此法之变化,有干才有湿,有湿才知干。干而不枯,湿能见笔,骨法用笔才是上乘之作。


      勾勒用笔,要有一波三折。积点可成线,然而点又非线,点可以千变万化,故落点宜慎重。画石笔要留得住,画树笔宜放。画杂树交叉难,杂树宜参差,但必须乱而不乱,不齐而又齐:用笔应有枯、有湿。点子须密中求疏,疏中求密。作画打点,应运用实中有虚法,才能显出空灵不刻板。


      画有四病:“邪、甜、俗、赖”。


      作画最忌:“描、涂、抹、死、板、刻、浊、薄、小、流、轻、浮、甜、滑、飘、柔、艳”。


      作画要做到:“重、大、高、厚、实、浑、润、老、拙、活、清、秀、和、雄”。


      作画要牢记中国画六法:“气韵生动, 骨法用笔,应物相形,随类付彩,经营位置,传移默写。


      中国画有三不朽:一、用墨不朽:二、诗、书、画合一不朽:三、能远取其势,近取其质不朽也。


      画山水要有神韵,画花鸟要有情趣,画人物要有情又有神。图画取材,无非天、地、人。天,山川之谓,地,花鸟、虫鱼、翎毛之谓。画人最复杂,既要有男、女、老、幼之别,又要有性格、气质之别,更要有善、恶、喜、怒之别。


      善撰文者,常谓写文章不易:善做诗者,常谓诗不易做,善作画者,常谓作画极难。若感到撰文、做诗、作画容易,便很难进步矣!


      墨金.(张传军)于北京


      2006年9月13日


扫一扫关注微官网